虚脱是什么意思【藤枝投稿】 宋太宗勤政的可敬与可悲-袁腾飞

2018年12月31日 | tags | views 72
【藤枝投稿】 宋太宗勤政的可敬与可悲-袁腾飞


文/郑乐铭
···
说起宋太宗,可能在大家眼中他是一个负面形象。在一般人的脑海里太宗皇帝是一个弑兄夺位、杀侄害弟大阴谋家,是一个贪恋美色的有疾寡人。而笔者今天要给大家介绍太宗皇帝的另一个让人欢喜让人愁的工作侧面———勤政。
先讲关于宋太宗勤政的一件小事波风一族。
话说淳化四年(993年)开封附近的一个老百姓竟然跑到京城敲了登闻鼓,这登闻鼓在宋代可是不得了,天下官员百姓皆可敲之。登闻鼓一响,天子就要对敲鼓者所反映的问题或冤情及时进行处理。而对于这样擂响登闻鼓的事情,太宗皇帝自然不敢大意,心中必定认为擂鼓的百姓有天大的冤屈才来中央告状。所以太宗决定处理此案。
那么小民到底有何冤情来向皇帝叫屈呢?那位小民“诉家奴失母豚一”。也就是说那位擂鼓者说他家的母猪叫他家的家奴给弄丢了。随后那位擂鼓人向皇上提出了两条解决方案:一是请求惩办失猪家奴,二是请求朝廷对他丢猪的损失进行补偿。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恐怕所有人都会被惊呆。而得知事情原委的太宗皇帝,在当场却没有把这种看上去有些搞笑的案情当成儿戏贞洁的厄运,太宗当时命令从国库中支取出一千钱来赔偿那位擂鼓人。
今天那个丢猪的家奴如何处理我们已经无从知晓,塔琳托娅但太宗皇帝的反映却是很明白的。像这样的小事还要朕亲自处理,实在是“大可笑也,然推此心以临天下,可以无冤民矣。”看上去太宗皇帝虽然也认为这样的案件太奇葩,但还是为自己的亲民勤政之举而感到自豪的。也是在淳化四年,有司官员向太宗报告,说朝廷剩余了许多木料遂昌金矿,建议将这些木料作薪柴处理,而太宗竟不放心,亲自查验此事,最终太宗还就真挑出了些许可用木材灵魂忍者,并用令人将这些可用木材做成几百张大床赏给了臣下。

太宗皇帝连这些细枝末节都要管,看上去甚是勤政亲民,但长此以往也是会产生诸多弊病。首先是太宗皇帝事无巨细都要过问,大权小权都不放,这样一来管的事相对较多,管事作事多了飞天蜘蛛,做错事的机会也就多了,因为一个人即使是再精明强干也会有头脑发热、思虑不周的时候,并且一个领导人不可能擅长所有的事务。太宗皇帝事事过问,如果只是小事上犯错误可能还不会造成太大危害,但如果在自己不擅长的军国大事上还过于“勤政”和自负的话美歪,那就会让国家出现大问题。比如说太宗皇帝在领大军攻灭北汉后,自以为是,不顾潘美等劝阻,在没有犒赏部队有功将士,部队还没有休整的情况下征伐辽国以期收复幽云故地。这一决断固然很有魄力。但是要知道宋军在攻灭北汉时已经苦战四个月,没有休整便要重新开仗就是疲敝之师,没有封赏就成了怨气之师,以充满了疲惫与怨气的军队来攻辽,再加之不擅长打仗的太宗皇帝亲统大军,宋军在高粱河的惨败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了。这次宋军惨败中,太宗甚至狼狈到身中两箭坐驴车逃走。
可就是这样太宗皇帝也没改了他那在打仗时“勤政”的毛病,在随后的辽军南侵雄州时,太宗还派人通知前线军队,让部队摆“八阵”迎敌,要不是右龙武将军赵延进战前审时度势,冒违召大罪集中兵力变“八阵”为“两阵”,成功抵御辽军,虚脱是什么意思宋军恐怕还会遭遇一场大败。中原王朝的北方的领土可能还会进一步沦丧。
其次是太宗的事无巨细式的抓权和勤奋还会造成官员们的不作为,因为宋太宗注视着官员们的大小工作,只要官员们的工作不符合太宗的圣意就可能会有不必要的麻烦,官员们也就很难再强烈的工作热情,这也就难怪太宗皇帝抱怨官员们在做官之前自比管仲乐毅,而在做官后就纷纷沉默了。
还有就是如此的勤于大小政务会导致太宗皇帝长期超负荷工作,在太宗朝有大臣就讲圣上每日“鸡鸣而起”光复节特赦,日日上朝不辍。要知道此前的唐朝肃宗皇帝在安史之乱后才把上朝改成两日一次。由此可见宋太宗上朝之频繁。所以不断有大臣上书太宗皇帝,劝太宗保重龙体,对政务要抓大放小,不必日日上朝劳累。但大臣们上书劝谏的结果又常常是“奏入不报”,也就是皇上以沉默应对,之后他依然我行我素。如此的高强度工作也成为了太宗未及花甲而亡的诱因之一。

笔者推测太宗皇帝勤政的内在原因是心中的不安,而那一份不安正是来自于世人对其皇位合法性的质疑,兄终弟及毕竟不是正法天赐情缘,官方的金匮之盟也像是在欲盖弥彰,兄弟子侄的先后故去更使太宗皇帝的皇位来由显得扑朔迷离。而正是这样的尴尬境况激发了太宗的心理补偿机制,他需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与功业超过自己的哥哥太祖赵匡胤,证明自己才是天命所归功夫小蝇。而经历过政变的太宗对自己的皇位的稳定性恐怕还有些许担忧。加之太宗皇帝对自己能力超乎寻常的自负。这些内心的阴影成了导致了太宗处理政务“不能停”的心理原因。
当然,太宗勤政的弊病不少,但也不能说宋太宗的勤政没有一点积极成果。太宗一朝经济发展、文教大兴。虽说外有契丹威胁、党项李继迁为乱。内有蜀中王小波、李顺起义,但全国大局基本稳定,太祖朝以来的基业得到了维护与发展。此外太宗皇帝的勤政也实属精神可嘉,太宗是于至道三年(997年)三月二十九日去世浮世浮城,但到了三月二十八日才因为病重放下政务,也就是说太宗皇帝几乎是战斗到了生命中的最后一刻今日天下通。如此勤政,不也比史上的那些昏暴怠惰之君强的多吗?
通过以上分析不难发现,太宗皇帝的勤政之过在于过于“勤”,在工作中不懂的抓大放小和抓主要矛盾,太宗甚至还在自信到在自身的弱势领域大施拳脚,精神固然可嘉,但如此不分大小先后也是会害了自家,误了国家。而我们今天所要继承发扬的是太宗皇帝勤勉精神,所摒弃的是其不知抓大放小、盲目自信的弊病。观文诸君如能认为笔者所说有些道理并能知而行之千恋一洗黑,那就是笔者最为欣慰的事了柏含香。
想投稿吗?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