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脉偾张【行歌集.新星】极目千年:2015,我的讨薪日记-行歌集

2016年03月02日 | tags | views 54
【行歌集.新星】极目千年:2015地震预言帝,我的讨薪日记-行歌集



|| 腊月二十
过年十天倒计时
心有些慌了
整整一天恶妇之春,从管委会
到清欠办、信访办再到管委会
我们像时钟的指针
走了一圈茂县吧,从零到零
手中的工资单是我们的另一张脸
苍白、犹疑而又多皱
在一遍遍地复述后虔诚地掏出
仿佛一群急于上路的小鬼
对上帝璩怎么读,呈上
一生的冤情
|| 腊月二十三
今天,电话有点多
母亲、刚刚放寒假的女儿
轮番为我策划着
没有意外的归期
室外的阳光真好
食堂停火了,门前的水池少有的安静
小年嘛!总该吃点什么
这样想着
一排的水龙头
齐刷刷地,放低了身影
|| 腊月二十四
等。再等咻比嘟哗。对于一些
在绝望和希望临界点的事物
等董迅,是最后一根致命或者救命的稻草
不过我还好,和他们相比
我有我偷闲的方式
午后,跑到工地的后面
看山
看冬日里有点倦意略显沧桑的
敬亭山
只有在这里,我才是完整的
像一块刚刚从母体上揭下的血痂
随手扔在一峰的防火隔离带上
习惯疼。
忘记疼。
|| 腊月二十五
开发区管委会,慕承和一座四层
的庙宇。天井、方形回廊
涌满一群群
苦苦修行的人
瓦工班老张
一个留胡须,讲国骂的大汉
对着主任又一次介绍自己
主任缓缓地拿出一本花名册:
“找出你们的老板上一邪。”
识字不多的老张,神灵附体一样
迅速用食指按住一个名字
“就是他!”
一瞬间,大厅有三秒的寂静
我们分明听到
老张的指尖下
有骨折的声音
|| 腊月二十六
介绍一下我们的老板
曾经:
李姓、三十出头、大学学历
身高一米八几、短发
西装帅气笔挺
开一辆凯迪拉克
副驾驶座上秀家网,曾经留有
不少女性的体温
母早亡,父经营工地的食堂
六十多岁、和蔼可亲
今天:
拘留所里为我们签工作量的他
李姓、三十出头、嫌犯身份
一身号服、干净得体
目光有些犹疑血色守宫砂,声音低沉
他六十多岁的父亲
苍老了许多
注:关于老人家的刘冠希,仅为传说
未求证
|| 腊月二十七
今天是女儿的生日
一早打电话祝贺
按照农村计算年龄的方法
女儿生小,出生那年
三天就已两岁
不过女儿长起来也算勤奋
十五岁,个头已逼近我的眉心
女儿文笔尚好
作文往往都是老师朗诵的范例
但我没有让她写诗
我知道
诗歌是人生伤痕的复读机
我要让成长的痛
在她的一生中,只有一回
|| 腊月二十八
灯光下大姐当家,那个有点落寞的女人
是我的妻子
多年来,血脉偾张她一直跟在我身边
我们相互取暖,用汗水
供养生活,供养我们
彼此不高的个头,拘谨的笑
卑微的语言
现在,这个跟随我半生的女人
斜倚在床前易查小说网,身影落寞得有点抽象
夜晚是一柄孤悬了一年的利剑
女人拨弄着眼前的一堆钞票
码好、推倒、搅乱重来
那危险的动作
仿佛在推敲着
我生命的定义
|| 腊月二十九
回家。收拾好心情
一段路再难古力特,走过了就是风景
高速路上车多绝色武器,跑不起来
正好可以想想一年来的事情
已通知家人
回家的幸福没有忘记分享
这些年我一直在做着三件事:
盼女儿长大,盼妻子开心
不盼——
父母老去
 
极目千年,原名陆支传,安徽六安人,建筑工人。

摄影:初梅


顾 问:臧棣 荣荣 汪剑钊
主 编:初梅 
副主编 : 南南千雪
同 仁:云溪 华希堂主 止语 虞红衣
出 品:行歌诗社 淳风观
收稿邮箱:25259094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