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一中【见既解脱】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噶玛巴传记连载(10)-福德海平台

2018年01月19日 | tags | views 60
【见既解脱】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噶玛巴传记连载(10)-福德海平台
珍贵的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噶玛巴照片。第16世噶玛巴传记 10第三章:邻国弘法(1947-1958)无惧朝圣路迢迢,足履佛陀圣迹弘范各方1947年,法王噶玛巴在火猪年前往藏西,加持数个寺院阿格尔,并再次来到不丹,此次造访倍受不丹皇室的拥戴,几乎拜访了所有不丹境内主要的圣地;并再次地举行黑宝冠加持典礼,给予当地四众弟子广大的加持。朝圣之旅来到佛陀生平的几个主要圣地:在尼泊尔参访佛陀出生地蓝毗尼园(Lumbini),并作广大供养;在北边为一万多人举行见即解脱黑宝冠法会,以满大家的愿。在印度则一路参访了佛陀初转法轮的瓦拉那西(Varanasi)——鹿野苑,佛陀证悟之地菩提迦耶(Bodh Gaya),并在附近的玛哈嘎拉洞(Mahakala Cave),亲见护法六臂玛哈嘎拉;玛哈嘎拉并当面允诺法王,将从此时此刻开始护持法王的传承教法。接着法王来到佛陀入涅的拘尸那罗(Kushinagar),并应锡金国王扎西南嘉(Tashi Namgyal)之邀访问首府甘托克(Gangtok),并在此举行金刚宝冠法会,同时为信徒灌顶。1948年记忆神探,藏历阳土鼠年1月30日,噶玛巴前往印度西北的圣地,在该处停留数日,并举行了殊胜的莲师荟供,数以千计的信徒前来领受加持。法会期间,当地许多信众皆目睹石壁中爬出许多白蛇冬春的日子,昂首不动,似乎也在聆听大宝法王开示;而附近湖泊则涌现如山的波涛定州新华中学,据闻,这是湖中龙神前来领受法益的关系。一行人继续往北走,经由喜马拉雅偕而邦的金脑尔(Kinnaur)和普让,一路加持数座噶举传承寺院,以及当地的信众。停留数日后,再度启程前往冈底斯山(Mount Kailash),此山乃胜乐金刚不坏坛城之所在伍克波,代表无量幸福,为佛教圣地。这座山也是印度教的圣山离奇剧院,他们认为它是世界的中心点。噶玛巴做了三次绕山仪式,为全世界祈求和平,每一次绕山都花了三天的时间。噶玛巴也前往玛纳萨洛瓦(Manasa Sarovar)圣湖,在藏传佛教中认为它是“不败的碧湖”,法王也在此湖边祈祷粘立人。在参访了该区所有圣地之后,噶玛巴取道藏东横越西藏,最后在藏历阳土鼠年(1948年)11月7日返抵楚布寺。法王不畏朝圣路途的遥远难行及旅程路上的艰辛不便,历时将近五年的时间,走访多个圣地、地区及国家,一方面宣扬释迦教法,使教法长久驻世,另方面也让已经学佛者道心更坚强,让非佛教徒也能生起信心。时值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年),每到一处圣地,法王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祈求世界和平,希望世人远离战争的残忍迫害,佛法昌盛久驻人间,众生都能从轮回的痛苦中解脱。再者,也让更多人认识藏族同胞的存在,法王已经为大家把海外安居的因都种下了。非常珍贵的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噶玛巴照片。1难舍挚爱怙主离世1949年,十六世法王邀请八蚌寺的蒋贡仁波切到楚布寺为他做更进一步的佛法教授及指导。蒋贡仁波切传授了属于《五宝藏》中的(仁钦迭卓—珍宝岩藏)贝朗宁乳钙,此教法包含了历代伏藏大师所取的伏藏教法;以及《大手印》和《那诺六法》,前者为不共之心性指引,后者为气脉明点之教授。到了26岁那一年,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噶玛巴,已经从司徒仁波切及蒋贡仁波切,得到所有传承的教示。为了祝贺噶玛巴对大手印的精通,八蚌蒋贡仁波切作了一首诗赞美噶玛巴,仁波切在诗句中首先称颂法王的功德,并提及法王是一位完美的大手印传承持有者,也说道浊世众生要解脱轮回的深渊,除了释迦教法吴城垈,别无他路可走。这一年,法王噶玛巴尊第二世蒋贡康楚仁波切为他的佛部主,仁波切成为殊胜噶玛噶举父子黄金珠鬘传承中一位珍贵的上师臻璇。当时发生了一场天花的流行疾病,情况相当的危急,但在法王噶玛巴修完“极秘密普巴金刚”的驱邪法后,终于得以控制。噶玛巴授予第二世波卡仁波切皈依及沙弥戒,并赐名“噶玛涅敦却基罗卓桑波”。1950年,噶玛巴担负起楚布寺和其他九个地区的法务和行政工作。这一年南北朝鲜战争开打。
1951年,7月28日联合国通过有关难民地位公约(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此公约旨在保护因战争、种族、宗教等受到胁迫、伤害或可能被伤害的各国人士。
隔年,法王噶玛巴前往卡中寺(Karchung Monastery)①,进入该寺之前,他吐了一口痰在寺前的地面上。一位老妇人小心翼翼地将痰收集起来保存于嘎屋之中川普哥。数年后,她发现痰变成了珍贵闪亮的舍利,而且不断地增生。老妇人慈悲地将增生舍利分给病患,经服用后病症皆不药而愈。消息传出之后,大家争相祈求,老妇人一一慷慨分赠。奇怪的是,她的舍利从未减少过。噶玛巴在同年10月17日回到楚布寺,驻锡到年底。二月,第十一世嘉察仁波切舍报圆寂。八月,第十一世大司徒仁波切舍报圆寂。珍贵的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噶玛巴照片。1953年,噶玛巴决定到拉萨会见时年19岁的第十四世嘉瓦仁波切天津嘉措,并接受尊者时轮金刚的灌顶供养黑狱风云2。同年8月25日,噶玛巴回到楚布寺,将完整的秋吉林巴的灌顶、口传、教授黑白之吻,全部传给宁玛巴敏珠林寺的琼仁波切。其间,噶玛巴完成了一部珍贵的西藏药典甘露(Men-Drup)的制作,并广为流传。这年,大宝法王也为宁玛大师,敏珠林寺首座——敏珠林仁波切(Mingling Rinpoche)传授迭千秋吉林巴的岩藏法。第二世蒋贡仁波切于这一年5月10日舍报圆寂。仁波切在遗嘱里提到,他要转世到西藏中部,并由噶玛巴认证。
乌金祖古仁波切在多年后回忆,当第二世蒋贡仁波切圆寂前,他刚好在楚布寺为第十六世大宝法王传授新伏藏的灌顶。有天法王作了一个梦,他从梦里惊醒,事后他告诉乌金仁波切:“我看到一座由纯水晶做成的佛塔,自浩瀚的虚空缓缓而降,我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佛塔里面,有一尊纯金打造的释迦牟尼佛雕像。梦里,我站起来,想要抓住雕像。但就在佛塔即将落地时,却又再次升起。我毫无机会,因为它已经遥不可及了周芳竹,不久后就消逝在虚空深处!”
大宝法王噶玛巴接着说:“这辈子我视两位大师为我的根本上师,一位是八蚌寺的司徒。当他圆寂时,我做了一个类似不吉祥的梦。今天早上的梦让我想到,我另一位根本上师是否也要圆寂了。”他指的就是八蚌蒋贡仁波切。虽然乌金祖古仁波切一再安慰法王噶玛巴,但法王内心仍旧感到不安,担心他挚爱的怙主已经离去。几个星期后,当噶玛巴在拉萨访问,并与嘉瓦仁波切作教法交流时,创古寺的信差策马于途20天,赶路前来报告蒋贡仁波切已经圆寂的消息。法王噶玛巴为此啜泣良久:“我的难过并不同于世俗之人,我是为了这个时代的众生没有功德保住这样一位伟大的上师而难过!八蚌蒋贡仁波切真正是位已经超越了妄念的上师——实在是位难得的上师!——当他在世的最后几年间,已完全符合了噶举传承上师所立下的了悟典范。”这一年南北 朝鲜战争结束。美国的朝鲜(韩国)问题研究专家米歇尔(Michelle)披露,韩战造成了“朝鲜军民死亡300万人,韩国军人和中国军队死亡200万,联合国军队方面也是死伤累累。三年共夺走5,038,000条宝贵的生命。”一场战争造成数十万名儿童成为孤儿,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数百万人终身残疾。2认证三位法子1954年,这一年有三位法子转世。6月17日,毒奶色大宝法王噶玛巴、嘉瓦仁波切尊者、敏珠林琼法王,及诸大喇嘛应邀前往北京,受到热烈欢迎。其后,法王先行离开北京,返回西藏。一路上法王噶玛巴代表嘉瓦仁波切尊者,沿途访问各寺院,并赐予教导及无上加持。回到楚布寺,法王得到一个由护法玛哈嘎拉示意绯色安娜,关于大司徒仁波切的转世情形。他写了一封预言信,准确地预告第十二世大司徒仁波切出生的环境和居所,其父亲、母亲名字等。仁波切诞生于东藏德格附近的白玉地区,是个务农的家庭。接着法王噶玛巴正式在八蚌为新转世的大司徒仁波切主持升座大典。整个康区的僧众、喇嘛和仁波切们,都聚集在此地一同庆贺。同时,噶玛巴也授予大众一连串的灌顶,包括了噶举传承的护法——玛哈嘎拉的灌顶。当时有13位年轻的仁波切接受了这一系列的灌顶,这13位仁波切后来也都平安地离开西藏到印度吴堡吧,他们将来与噶举传承在世界各地的弘扬息息相关。当中包括了第十一世的秋阳创巴仁波切(Chogyan Trungpa Rinpoche ,1940-1987)及阿贡仁波切(Akong Rinpoche ,1940-2013)。噶玛巴同时也以嘉瓦仁波切特使的身份在西康各地游化,以安抚逐渐浮躁不安的民心。有许多噶举的喇嘛和弟子都前来参加灌顶法会并受戒。珍贵的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噶玛巴照片法王预言第十二世嘉察仁波切会在这一年诞生。预言信内容如下:嘉察札巴嘉措之法脉,于木马年、在种种殊胜吉兆中,灵童诞生于幸福家庭,父名罗卓,母名卓玛,居于距楚布寺快马奔驰二天路程之西部高原上。当时认证嘉察仁波切时出现了个小插曲,依据法王预言信上所载,寻访转世仁波切的小组找到了一个大部分条件皆吻合的小孩,唯一不同的是,根据邻人的说法其父亲是秋嘉(Chogye),而非信上所载的罗卓(Lodro)。后来才知道,罗卓(Lodro)已经离开当地很久了,因此大部分人都以为秋嘉就是父亲,但法王以无碍的智慧曾宝宝,不但找到转世的灵童,还指出真正的父亲是谁。藏历7月11日,具有种种瑞兆诞生之灵童,被认证为第十一世嘉察仁波切之转世。大宝法王认证了于10月1日在拉萨出生的第三世的蒋贡康楚仁波切(1954-1992)。法王噶玛巴在寻找第三世蒋贡康楚仁波切的预言信函里写着:在吾国中部由雪山所绕父亲名“德”母亲名“贝玛”于一家系纯净的富有家庭一个相好生于木马年的男孩无疑是蒋贡——毗卢遮那大译师的化身他将高张法教的胜利宝幢一生奉献于佛陀法教尤其是冈波巴的传承家中亲眷有七人寻访小组依据法王信上所说种种征兆,前往拉萨小昭寺附近,寻找蒋贡仁波切的转世,他们找到一位几乎所有条件都相符合的小孩,但有一点不同的是,这家只有六人,无奈,只得无功而返西昌一中。他们把情况向法王禀报,法王回道:“第七个还在妈妈的肚子里。”也就是蒋贡仁波切尚未出世的弟弟。至此,三位法王的心子已全部转世回到娑婆世界,并皆由法王所认证。他们都出生于木马年,除了第三世蒋贡仁波切外,第十二世大司徒仁波切、第十二世嘉察仁波切,皆在得到认证之后,很快就由法王亲自为他们举行坐床大典。未完待续